[出版史专题]百年回首大公报抚今追昔念前贤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5日
       在我们古老的国家, 陈元非常重视五年、十年、一百周年的纪念日。北大百年校庆期间, 活动轰轰烈烈, 更不用说公共部门出版的图书数量。清华大学 在清华大学建校100周年之前, 有关清华大学的书籍开始大量出版。今年6月17日是《大公报》百年华诞, 但奇怪的是, 纪念活动既不热烈也不轰动。市面上出版的书仅限于我能看到的, 只有王云生的继承人、大公报前总编王志臣主编的两本书是《百年沧桑》 ——王云生与大公报”及另一本《1949年前的大公报》。说起《大公报》, 有几位先贤不容忽视, 那就是创始人应连志、信集公司创始人吴定昌、胡政志、张继銮及其继任者王云生。应莲芝(1867--1926), 字华, 字莲芝, 又名安建, 生于北京。 20岁左右, 他从武术转向文学。受古今典籍影响, 他愤世嫉俗, 尤其痛恨那些“奸淫、腐国、残民”的权贵, 立志终身不做官。 1901年4月, 应连之开始筹划在天津创办报纸。直到1902年6月17日, 它才以《大公报》出版。在《大公报》第一期, 应连志发表署名文章《大公报序》, 阐述办报的目的。文章说:“报纸的宗旨是开拓氛围, 启迪人民的智慧;细胞智能。 《大公报出版序》在创刊的第二天就明确指出:“本报遵循泰国东西报社官方规定, 我们无所不知。怀着大公之心, 妥协论; 祭品能不能换, 扬正抑恶, 不是靠自私和猜疑的事, 明知得罪了我也无所谓。”随后《大公报》宣扬君主立宪, 反对共和革命(但也反对杀革命人), 主张社会改革, 确立了《大公报》“敢说”的特点。无论其论点是否正确, 都体现了一份报纸的政治态度和思想观点。可以说, 未来以“文人论政”为特色的《辛吉大公报》, 正是从这里显露了端倪。 1911年辛亥革命后, 袁世凯出任临时大总统, 英联之办报的兴趣逐年减弱。 1912年 2009年2月23日, 修订大公报, 改年为中华民国年。英莲芝退出大公报。后隐居香山。 3月10日逝世, 终年59岁。吴定昌(1884--1950), 字大全, 笔名千玺。生于四川华阳(今成都), 祖籍浙江吴兴。在介入《大公报》之前, 可以说吴的兴趣是集中在政治上的。甚至在1926年9月1日, 当他与胡政志、张继鸾投资5万元, 与辛集公司续签大公报时, 吴也没有失去对政治的兴趣。但是那个时代的人真的很有意思, 做事可以讲规矩, 所以吴、胡、张三人一起接手大公报的时候在那之后, 我把注意力转向了办报社。当时, 吴定昌是董事长兼总裁。应该说权力很大, 但吴总似乎没有任何权力。在他与胡、张的协议中, 有这样的条款:“吴为总裁, 但一切用人、行政均由胡政之主持, 吴不干涉。胡的名字是总经理兼副主编——主任, 张是总经理。编辑和副总经理。吴只帮助写社论, 张控制言论政策。那么吴定昌是做什么的呢?吴只管理白色报纸的订购, 这对于今天的报纸来说似乎微不足道。吴欣然做到了。直到1935年被蒋介石任命为工业部长。吴上任前, 在《大公报》上发表公告, 宣布辞去《大公报》社长职务。过去, 人们似乎对做官有一种看法, 认为当了官就不能做其他事情。做官不是多差, 只是怕以后不能做好别的事情。现在这种情况正好逆转, 仿佛一个人一旦当了官, 似乎什么都可以做好。其实不是这样的。到目前为止, 我还没有找到任何史料说吴定昌当政后收回了5万元的初始投资, 但吴定昌当政后不再理会大公报的社会事务是事实.说起吴定昌, 有人说吴定昌办大公报是政治资本, 但此时可以说吴定昌可能有这个初衷, 但同时吴定昌也很想办一个成功的大公报。报纸。因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 吴可以在工信部时间长了, 初始的资金就会收回来。我们可以从吴接任大公报之前对报纸的了解得出同样的结论。吴认为, 总报社之所以不好, 主要是因为经费不足, 政治关系不分青红皂白。人的手是短的, 拿了天下的钱, 就得替人说话。所以起初吴某花了5万元办了一份报纸, 不搞政治关系, 也不接受外资入股。 《大公报》之所以能不偏不倚, 与吴的理解有很大关系。因为经济独立, 说话相对自由。当然, 当时的社会环境也为这种不偏不倚提供了条件。那个时候, 社会还是有一定的弹性的。有钱可以开报社, 也可以经营报社。在其范围内是相当自由的。现在社会环境变了, 办报社对个人来说已经不可能了, 像吴定昌这样的人自然会消失。胡政之(1889--1949), 字林, 字冷观, 四川华阳(今成都)人。胡锦涛于1916年首次干预大公报。当时, 大公报由安福家族的大财阀王志龙控制, 相当于安福家族的机关。虽然当时胡锦涛做了很多努力, 但并没有改变当时《大公报》作为安抚部机关的性质。这种性质导致了大公报的迟钝。同时, 胡锦涛也感受到了《大公报》与自己理想的差距, 于是辞去了《大公报》的职务, 后成为林白水任主席的北京《新社》总编。 1921年, 胡寅与林不和, 离开北京南下过去, 人们的心态比较自由, 在工作中更看重自己的理想和抱负是否一致。通常, 当他们加入时, 如果他们没有加入, 他们就会聚集在一起。当时的社会也为这种心态的自由提供了条件。只有有本事, 才不怕吃不饱;只要你想做事, 有相当的天赋, 你就可以做到。同年8月, 胡锦涛在上海创办国文通讯社, 后创办《国文周刊》。
       辛集大公报成立之初, 很多人都是直接从国家通讯社调来的。吴和张认为这并不过分。当时的人, 无论是做官还是做事, 基本上都有一种豁达。这让我对上学迟到有点感慨。今天我们讲这些, 并不是说过去的社会有多糟糕, 而是我们怀念过去的好处, 希望这些过去的好处能够被继承下来, 让我们今天和明天比过去做得更多。这很好。胡在报社的主要业务是管理, 但胡对新闻也有自己的看法。他反对报业以往的新闻报道方式, 但坚持要把必要的材料摆在读者面前, 让他们自由选择。 1943年10月21日, 胡锦涛在重庆大公报编辑会上发表讲话。中心思想是办报的人应该有政治利益, 不应该参与实际的政治。报纸的最高目标是为人民说话。这些话现在似乎一点也不过时。与与主旋律高度契合的报纸相比, 说这是震耳欲聋的反馈一点也不为过。在业务一方面, 胡京津吸引人才, 深谙人情, 任人唯贤, 不任人唯亲。胡掌管人事, 但从不把与他有关系的人介绍进报社, 从不搞派系。在用人方面, 胡锦涛尽量招新人, 而不是招已经成名的人。在当代报刊新闻史上, 金庸、徐祝成、肖倩、范长江、杨刚等在当代报刊新闻史上举足轻重的人物, 可以说是被胡锦涛发现的。 , 由大公报栽培。
       在胡政志的领导下, 大公报的所有人都把大公报当成了自己的事业, 从而确立了大公报的全盛时期。胡政之最受诟病的是, 他参加了1946年11月蒋介石召开的“国民大会”。当时, 中共和民盟都拒绝参加。胡本来不打算参加, 但迫于蒋的压力出席了会议, 但在签到后的第二天就回到了上海大公报。回顾历史, 我们应该对当时的社会环境有一个大致的了解, 而不是从今天的角度来评价我们的前人, 这样我们在评价中可以更加客观。平心而论, 胡参加“国民大会”是可以理解的。苏格拉底一生都在指责雅典政权, 但当雅典政权宣布他的死讯时, 老人放弃了每一次逃跑的机会, 对悲痛欲绝的朋友说:“告诉人们, 只有我的尸体被埋葬了。”胡锦涛虽然对当时的政权不满, 但按照游戏规则, 没有不参加的理由。而且, 在当时的情况下, 如果胡若拒绝参加, 大公报会被牵连。胡不得不为大公报牺牲自己。与苏格拉底不同的是, 苏格拉底死后, 他开创西方哲学的思想路线依然存在。正如苏所说, 只埋葬了他的尸体。胡的牺牲并没有被很多人理解, 也给1949年后的大公报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他们之间的差异或多或少反映了两种文化的差异。但苏的祭祀是在公元前399年, 而胡的个人祭祀是在1946年, 相差近两千年。有时, 读历史让人感受到历史上老人的古怪。张继鸾(1888--1941), 字池章, 山东邹平人, 祖籍陕西榆林。辛集公司接手大公报时, 吴、胡、张三人达成了五项协议, 其中第五项是:“三人组成社会审查委员会, 研究时事, 讨论意见, 决定意见。张总负责整理修改, 如果不同意, 则以多数决定, 三人同时跟随张老师。”也就是说, 大公报的言论, 基本上是张继銮一个人的责任。 , 大公报的命题也体现了张继銮的命题。著名的“不党、不卖、不自私、不盲目”办报原则最早是由张继鸾提出的。所谓无党, 即“党不是一个可鄙的字眼。每个国家都有党, 就有党报。没有党的, 特此声明, 本社与一切无关。”中国的政党和派别。但是, 没有一个政党是中立的。这并不意味着对党怀有敌意。都说现在的状态分崩离析, 状态不是状态, 还有我们站起来站起来的空间?各方都是中国人, 我们不是一方。偏见, 没有背景。对国家有利的, 我们支持;损害国家的人, 纠正他们。勉依附于清末, 为明是非, 惟愿正。”所谓“不卖”, 就是“我要独立于言论, 经济自给自足, 所以我们声明不交易言论。”也就是说, 它不受任何政治性质的货币补贴, 也不接受政治投资。因此, 我们的言论可能会受到知识和感情的限制,

永远不会被金钱控制。”所谓无私, 是指“本社的人, 除了忠于报社的固有职责外, 无私无私。也就是说, 报纸没有私人用途, 愿意向全国开放, 成为公众的喉舌。”所谓“非盲”, 是指“非盲者, 不是自称, 而是自言自语。赞同自己的声音就是盲从;半知半解就是盲目相信;冲动, 不问细节, 就是盲目行事;猛烈批评, 罔顾事实, 这叫瞎争论。我们真的很无知, 不想被蒙蔽。”日后看《大公报》的言论, 确实体现了“四不”政策。由于大公报的独立地位和影响力, 大公报于1941年5月15日被美国取缔。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被选为最佳外国报纸, 并授予其荣誉勋章.这是中国媒体第一次获得这样的国际荣誉。中国新闻学会、重庆报业协会为此在重庆举办了庆祝活动。人员代表蒋介石、何耀祖、于友仁、吴铁成、王世杰、陈立夫、顾正刚、何应钦、唐玉宗 美国驻华大使馆秘书萨维思、英国驻华大使馆参赞霍华德苏联驻华大使戈登、沃德·涅科夫和新闻专员科瓦廖夫、沙卢诺夫, 中国新闻学会会长肖桐子, 重庆报业协会理事长陈博生, 报业代表何连奎、陈明德、康新智、陈连仁、潘子念、赵敏恒等300多人。张继鸾因病出席庆祝大会并发表讲话。在他生命中的最后一次演讲中, 张先生表达了两点, 其中之一是谈“报纸成功的条件或秘诀”, “即不期望成功, 但准备失败是报纸的职责, 所谓忠诚。忠诚就是对命题忠心, 必须检讨研究, 决不能固执和偏见。勇敢是发表意见的勇气, 这要时刻做好失败的准备, 为了勇敢一点。”庆典结束后, 张继鸾病倒于同年9月6日逝世, 纵观张继鸾的一生, 可谓生死攸关, 生前进出江门从来不需要通知。他不是官, 可以参与国家机密, 但是, 他的文人气质却从来没有丢过, 这也是我们今天怀念张的原因。
       张先生的高度评价。张先生去世后, 社会各界纷纷哀悼。蒋介石的吊唁电文是:“先生。纪鸾, 一代宗派, 真诚爱国, 不忘积怨, 精疲力尽。握手依旧温暖, 世界悲伤。能说不出话来。 ”挽联是:“世人仰慕正声, 未来不朽;崇潮长叹, 四海同哀。”中共中央领导人毛泽东、陈少禹、秦邦贤、吴玉章、林祖涵在延安发来慰问电。政治参政者的名字:“先生。纪鸾坚持全国政协内外团结抗战。胜利哀悼。周恩来、董必武、邓颖超的吊唁电文是:“纪鸾先生, 文坛巨擘, 报业高手。忠于国, 口才, 余士林作风。不料, 劳累大病, 忽回道山, 声已沉, 墨斩不再, 天才只限于中年, 丧命如​​此一文不值, 特此吊唁, 祈求周恩来、邓颖超寄来的挽联为:“忠于职守, 锲而不舍, 三十年文墨, 树立报人楷模;大病已到身, 忽轻忽重, 四五个月贴鞋压急, 灭国之灵。与此同时, 国民党政府也下达了表彰令, 中共官报也发表了题为《纪鸾先生对新闻事业的贡献》的短评, 对张霁都给予了褒奖。评价并不否认张的魅力和他的表现是有原因的, 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从当时的情况中找到答案。学者叮咚有如下评价:当两方对峙时, 自然要居中。 《大公报》发出好声音。张继鸾的幸运在于他的早逝和巧合。说圣人就是圣人似乎很刻薄。但从1949年后王云生和大公报的命运, 可以推断, 张的死后会是怎样的命运?王云生(1901)——1980), 学名德鹏, 天津人, 原籍河北静海。王在一个贫穷的家庭长大, 只上过几年的私立学校。通过这几年私塾打下的基础, 再加上自己的勤奋, 王云生最终成为了一名优秀的报社记者。但其中的艰辛, 恐怕只有王云生自己才能理解。 1929年, 王运生任商报总编辑一年。 《商报》是天津的一份小报。但其影响力远不及大公报。当时, 王云生写了一篇文章, 与张继鸾发现的《大公报》争论不休。同年夏天, 张邀请他到天津大公报编辑部。近年来, 听说有人因笔墨官司而战, 甚至上法庭。看着先贤的故事, 想想先贤的思想, 我们真为后人感到惭愧。 “9月18日”事件后, 张继銮与胡政志召开全体编辑会议, 商讨该报今后的编辑方针。张在这次会议上宣布, 今后的编辑方针将是“耻辱教学战”。所谓“清耻”, “让人仰望汉唐盛世, 遗憾今日衰落。也印证了中日文化渊源深厚, 指责日本残暴压迫中国。”刚加入大公报的王云生协助工作。后来, 因无能, 王“逼王俊云生编辑”。于是从1931年9月起, 王运生往返于平津和天津之间, 到北平各大图书馆广泛收藏资料。然后他每天写一篇文章,

在《大公报》上连载。这是后来出版的《六十年》与日本”。“因为它满足读者的感受和需要”, 王云生一举成名。王云生也因该书大展身手, 被张继鸾提拔为编辑主任。1936年4月, 《大公》上海版炮台推出, 王云生和张继鸾来到上海, 此时的王云生“不再是普通记者, 而是拥有记者和日本问题专家的双重身份。”他开始重度依赖《大公报》出任《大公报》上海版主编。至此, 王云生立志“抛弃一切政治教格, 安心过好记者的生活”。从王云生后来的拒绝来看蒋介石的嫁妆, 王的这番话真是发自内心。1936年10月19日是鲁迅先生逝世的日子。10月20日, 《大公报》发表了一篇题为《悼念鲁迅先生》的短评。评论说:“他(指鲁迅)的不妥协固执和他恨铁不成钢的革命精神, 真正代表了一代工匠大师的风采。”同时, 短评也指出:“他尖酸的语气, 已经打上了中国文坛的烙印。在一个时代, 对年轻人也有很多不好的影响。”文章接着补充道:“他晚年浪费了很多精力, 没有用在中国文学艺术的建设上。”后短评一出, 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 这条引起“轩然大波”的短评是王云生写的, 王志臣先生将王云生对鲁迅的批评归咎于王云生对鲁迅的“不尊重”梅兰芳。但我觉得原因没那么简单。我们看了鲁迅的文章可以知道鲁迅不是自由主义者, 但是读王云生的文章可以得出王是标准的自由主义者的结论。鲁迅的文章大部分都看过很多, 这里就不举例了。王云生49年之后, 人们逐渐不认识这个人了, 所以我想多说几篇关于王云生的文章。王运生有一篇短评《中共的品质》, 在建国后备受关注。文章说, “所有政党都是为了争取政权而组建的, 所以政党应该为政权而战。问题是他们应该用政治来斗争, 而不是用武器。”这是标准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 这也是当时大多数知识分子的看法。我想, 正是因为两者最根本的不同, 王才批评鲁迅。志臣先生在文章的最后说, 王云生“已经意识到他对鲁迅的批评是错误的”。对此我也有不同的看法。王云生晚年是否认为他对鲁迅的批评是错误的?我不知道。不过, 从王某当年对新闻的看法来看, 王云生未必认为自己错了。因为王某“认为(新闻)首先要常态化, 不奢靡、不创新、老实、平凡, 一切顺其自然, 直接发展扎实的舆论, 间接促进社会风气。”平心而论, 说鲁迅的文章“苦涩”并不是恶意评论, 批评鲁迅在中国文艺上缺乏建设性, 基本是事实。就连鲁迅本人也在文章中多次提到, 他的文章“就是为了给黑暗找麻烦”.我们不否认鲁迅的伟大, 也不否认鲁迅是伟人。但我认为鲁迅首先应该被视为一个人, 正视他的缺点。这样的研究是有意义的。谈及写散文, 唐恒先生曾拿张纪鸾和王云生的散文作比较, 说:“他们的散文既有激情, 又有不同的风格。王云生是冲动的热情, 张继鸾是阴郁的热情;王云生的文章基调明快,

张纪鸾文章流畅沉静;王运生文章用事实分析夸大文章气势, 张纪鸾文章层次分明, 论证严谨, 有理有据;王运生和喜欢用四并六六的句型, 张继鸾朴实利落。” 《大公报》周瑜先生评价王云生的文章“动人, 文笔犀利”。两者都是真的。但我更同意余松华先生在《热心王云生》一文中的评价:“(的)优势表态是永远以国家为前提, 站在人民的立场上, 老百姓说什么就说什么。”自由派报社记者王云生对国共两党都进行了批评。这些评论之所以在今天的阅读中仍然新鲜, 而且没有过时, 原因在于他们的言论“往往基于国家”及其中立立场。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 1948 年。新旧政权, 王的处境变得很尴尬, 不是王位变了, 而是社会环境变了, 同样的王允升在不同的时代相比之下, 变化是有意义的。此时, 内战双方都希望大公报站在他们这边, 但王对双方都持批评态度。结果, 国共两党对王都不满。共产党称《大公报》对国民党是“小骂大助”, 而国民党《中央日报》则称《大公报》是共产党的“回应”。到了1948年, 情况开始明朗, 但王却处于犹豫和沮丧的状态。他对旧政权的不满是显而易见的, 但他也对即将执政的共产党持怀疑态度。此时, 除了1941年去世的张继鸾外, 大公报的前三位创始人离开了大陆。无法推测王当时是否也有离开大陆的念头, 但最终还是留下了。王云生之所以选择留下, 不仅仅是因为谢勇先生分析的原因, “在香港这样实行殖民统治的地方, 王云生这一代知识分子民族感情很浓, 不愿意住在那里”。 .与1948年10月30日毛泽东发出邀请王运生北上参加新政协商会议的邀请函有很大关系。正是这封信, 让王运生“知道了个人得到了人民的宽大对待, 也让大公报在解放后继续存在于新中国成为可能”。王允升在解放区做了什么, 我没有看到相关的史料, 但是王允升从解放区回到上海后, 他的女儿王志富后来写了回忆录, 说王“脸黑, 人瘦了” ”。大约在 1949 年后王云生和大公报, 谢勇先生有一篇题为《失望的王云生》的文章。谢勇先生在文末写道:“王云生的失意, 是一代报人命运的写照”,

“他的选择也充满了悲情。”我认为这个评价是公平的。参考文献:《大公报》周玉柱, 江苏古籍出版社, 1993年7月, 第1版, 《报界人物》(4)1984年8月, 第1版, 《百年沧桑——王云生与大公报》作者:王志臣, 中国工人出版社, 2001年9月《文史文选集》第1版, 第97辑, 中国文史出版社, 《逝去的时代》谢永柱文化艺术出版社, 1999年1月第1版